冬安

暂时没有标题的片段灭文03-04


终于写出来了的很久以前的英普HP paro脑洞后续
但是这一更只有想东想西的阿普
大写的OOC
下一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03

        “圣诞假期还像去年那样留校?”布莱尔这么问的时候并没有停下尽可能有条理地往箱子里塞更多东西的尝试。

        坐在宿舍另一张床上的基尔伯特懒洋洋地翻过一页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对,反正也没什么地方好去。”

        这话并没有丝毫夸张。过了一年多他还没找到与现在这具身体相关的任何线索,而就从没有人试图和原主人(如果有的话)联系的情况来看,不是没人关心“他”的死活就是——他瘪了瘪嘴,突然失去了继续深究的兴趣。不论如何,答案总会在它该出现的时候出现的,到时候就算想躲也躲不掉。他不负责任地这么想。

        “这种时候真羡慕你啊。”一想到假期里等着他的一连串聚会和其他杂七杂八的琐事,布莱尔就皱成了一张苦瓜脸。他小心翼翼地合上满满当当的箱子:“这样就差不多了。假期后见!”

        “啊,祝你过个轻松愉快的圣诞节。”刻意在某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自始自终就没换过姿势的基尔伯特在听到走廊上室友不满的咕哝后,勾起了个不带多少感情的笑。

04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再次睁开眼睛。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柏林墙倒塌的时候。彼时他的身体状况差得甚至下不了床,虽然那不妨碍他对正在发生的事了如指掌。他想他大概正处于一种介于存在和消失之间的微妙状态,原因与其说是大量国民的流失,不如讲他的民众再一次拒绝继续认同他本身,拒绝认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存在的未来和德国分裂的现况。然而他只感到深沉的疲惫,以及更浓的欣慰和释然。他分不清这些铺天盖地卷来的情绪里有多少源自他的国民——他甚至对周围环境失去了感知,只能任凭意识在断断续续支离破碎地闪过眼前的画面里沉沉浮浮。一个认知却在他被高烧和疼痛搅成一团浆糊的脑子里愈加清晰起来,他知道东德终于将要走到生命的尽头,就像他的努力、他的等待终于划上了句号。于是他带着隐秘的期许和细碎的歉意慢慢沉入黑暗。

         然后基尔伯特在一节空无一人的车厢里再一次醒来。列车行进的速度并不很快,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来自上个时代的蒸汽机车的轰鸣;内部的装饰也是令人怀念的古旧风格,只是完全看不出时光在上面留下的痕迹。他没起身,就着仰面躺倒的姿势思索了一下这会不会就是传说中通往地狱的列车(即使曾经有过玛利亚这样一个名字,他也还没天真到认为自己能够被天堂接纳,不如说自己还没像其他失去了存在理由的国家化身一样化为飞灰就已经足够他惊讶的了)。想到这里,他猛地起身——毕竟坐以待毙从不是他的风格——检查自己的处境。

         一个不大的行李箱,几张平整叠好的信纸,以及窗外不断向后流逝着的景色,就是他现有的所有线索。他肯定不在德意志的土地上,他一面想着一面打开桌上的信纸,阴沉得仿佛随时都能滴下水来的天色、望不到边的草原……那个海盗的地盘?

         信纸上的内容并没有给他提供更多信息,除了他好歹还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之外,虽然外貌上缩水了不少。不过作为国家意识体本身就意味着外表和实际年龄没什么太大关系,再加上还有几个滥用魔法的家伙在,他对这点倒不是很在意——起码不比其他谜团更在意。他也顺带留意了一下纸上留下的时间:一九八九年,那么他并没有像这列列车给人的错觉一样,穿越回百来年前。

        他靠回椅背,闭上眼睛,手指在靠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着。这时候他已经检查过随身的皮制行李箱,确认里面有且仅有信纸里提到的必备物品,并顺手换上了黑色长袍。当然,做这些之前他没忘了反锁上车厢,虽然那对真想闯入的人并没多大实际用处,只不过表明想要独处的态度,不过几秒的时间差也足够他做好准备了。

        霍格沃兹魔法学校啊……他很肯定桌子上的入学信并不是亚瑟•柯克兰的手笔——熟知他秉性的那家伙才不会放心他混进英国引以为傲的魔法学校,就像他同样肯定他满脑子的疑问在那里将会得到解答。

        那么现在要做的事只有一件:养精蓄锐,等待新的挑战来临。


评论

热度(4)